广西经济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络关注 >> 内容

曾经入狱,如今67岁的“乳业教父”再次创业

时间:2017-12-4 6:04:27

  核心提示:郑俊怀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他也不想复制曾经的辉煌。真正的压力在于,现在红星是中国首批打造全产业链的乳企,探索与试错在所难免...

曾经入狱,如今67岁的“乳业教父”再次创业

归来牡丹江

深居东北一隅,郑俊怀在牡丹江最开心的事,是每天早上爬山。

“爬上山顶,畅快地吼上几嗓子”,这是是他宣泄内心压力,为自己打气的方式。而压力从何而来?郑俊怀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他也不想复制曾经的辉煌。真正的压力在于,现在红星是中国首批打造全产业链的乳企,探索与试错在所难免。如果“此路不通”,那么先驱可能就成了先烈。

压力不是这位67岁老人自找的,而是“被赋予”的。

2008年9月4日,郑俊怀出狱后本想退隐江湖,做顾问赚钱养老。但仅仅一周之后,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中国乳业几乎全线败退。

当小孙女抱着一罐日本奶粉问郑俊怀,为什么我们没有国产奶粉时,他一时哑然。“不应该,特别是我们搞乳业的人,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情,可悲。”郑说,中国乳业此时需要有人出来挑头,把奶粉做好,重拾消费者的信心。思量再三,2010年,郑独自一人坐上了开往牡丹江的火车。

来到牡丹江,郑俊怀看重的是“红星乳业从没出过质量事故”。80年代,乳制品行业最高奖的得主就是红星。在红星的品牌基础上,郑俊怀想要打造欧盟标准的乳制品全产业链,从源头控制产品品质。

源头指什么?公司上下和股东以为是奶源,但郑俊怀摇摇头:牧场,奶牛,甚至每一棵牧草,都是源头。

牡丹江处于北纬45度黑土地黄金奶源带,常年被温带气候环绕,年降雨量600毫米,很适合牧草生长。郑俊怀大手一挥,中国第一个现代化森林牧场落户牡丹江。

在养殖方面,郑俊怀引进了2 000头澳洲荷斯坦奶牛,采用“牛性化管理”。简言之,就是让牛吃得好,住得好,心情好。

按照有机标准,红星牧场的土壤经过转换,饲草料不洒化肥,不用农药,除草由农民刀割手拔。牧草则引进荷兰黑麦草,高蛋白、高能量、适口性好,对牛来说就是“好吃又营养”。

另外,红星牧场配备了现代化牛舍,通过刮粪板自动清理粪便。郑俊怀还规定牧场工人禁止抽打、踢踹奶牛。“牛日子过得舒服,奶的品质才会好”——红星奶源乳蛋白达到3.4%,超过行业标准。2015年10月,红星通过了欧盟标准中最为严苛的“莱茵质量体系认证”。

做乳制品全产业链是一个非常重的模式——红星牧场与工厂的预算从4个亿到5个亿,又追加到6.5亿元。与之相对的企业有两种,一是国内部分乳企,向散户收奶,或是从国外购买半成品进行加工,另一种则是外国乳企。

第一种企业无法保障奶源的质量,郑俊怀对标的是进口奶:“以酸奶为例,我们的产品通过冷链送到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只要几个小时,进口酸奶从澳大利亚、日本、韩国漂洋过海,至少需要十几个小时,新鲜度打了折扣,售价还达到十几元,消费者为什么不选择我们的产品?”

2017年,“中国最美十大牧场”评比中,一张图片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辽阔的草原,湛蓝的天空,天边架起一道彩虹,这正是红星有机牧场。郑俊怀笑说,“东北有三宝,人参鹿茸红星奶,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是无法复制的”。

就像东北的大米,阳澄湖的大闸蟹一样,未来农产品会更加注重原产地标识。在全产业链打造完成时,红星的产品追溯系统也正式上线,消费者扫描产品包装上的二维码,牧场、原奶、辅料、生产、检验、包装、物流等信息一目了然。“消费者不用等产品漂洋过海,就在中国的土地上,也能买到优质产品。”

你要多和我吵架

外界很少有人知道,红星打造全产业链时,一位“执拗”的德国人居功至伟。

尤尔根是红星的工厂总经理,在全球参与了20个奶粉工厂的建设,也是一再对郑俊怀说“不”的人。双方争论最激烈的一次,是关于牧场与工厂间的2.3公里。

2013年,在牧场选址的时候,郑俊怀为了缩短鲜奶到工厂的距离,将牧场规划在离工厂800米的范围内。当时尤尔根正好出国归来,一看到牧场的规划急了,嚷嚷着要开董事会重新讨论。而原因,是尤尔根认为牧场离工厂的距离太近,牧场的气味会传到奶粉中,影响奶粉的品质。

尤尔根煞有介事,郑俊怀不得不召开董事会。会上许多股东质疑,气味真的会影响产品吗?因为当时牧场的建设已经开工,一旦取消将会造成上百万元的损失。郑俊怀一边“吵”一边研究,发现气味的确会对产品造成污染,他选择站到了尤尔根这一边:“既然要做就得做好,现在搬迁牧场,是为了避免以后出现更大的损失”。最终,郑、尤二人说服董事会,重新在2公里外的森林中规划牧场。

事罢,郑俊怀对尤尔根说:“以后你要多和我吵架”。

吵架只是玩笑,其本质是中西方生产理念的碰撞。欧洲的乳制品消耗量数倍于中国,有的生产经验中国甚至闻所未闻,牧场与工厂间的“气味传染”就是例子。曾经的乳业教父尚且如此,后生晚辈们更加需要学习。

郑俊怀说,很少有人能像尤尔根一样坚持,“他最关注的东西有三个,品质品质还是品质”。一开始,红星工厂使用的配料系统是市面上常见的国产手动设备,但人工操作很难保证配料的准确,尤尔根坚持要用最好的全自动设备。最后他们说服股东,引进德国设备,预算从700万元增加到4 000万元。还有一次,尤尔根要求更换工厂的过滤系统,因为之前使用的滤网是布制品,磨损之后会有肉眼难以看见的絮状物附着在奶粉上。

而这些细节,正是过去国产奶粉最大的敌人。如果不在意一点点气味、配料比、絮状物,最后积重难返,产品无法标准化,“打造欧盟标准”就成了一句空话。所以,郑俊怀不仅要在工厂和尤尔根吵,还在牧场请来荷兰团队驻场管理,与他们“吵”。

2016年4月,红星举行了国际合作集中签约仪式,在有机牧场建设、管理、运营等方面,全面与荷兰和德国的企业开展合作。比如红星集团与荷兰雷利公司合作建设机器人智能化牧场,与德国沼气环保公司合作建设粪污染无害化处理系统。

尤尔根说,“郑的决定很有远见,我们只需要把他一部分的构想变成现实”。

结束与开始

“把红星做大,让消费者选择中国产品而不是国外的,我想这就是完成使命了吧。”    

  年近古稀,郑俊怀少了几分意气风发,多了一些长者的睿智与妥协。言语间,他将重音落在了“使命”一词。

郑说,中国并不是做不出高质量的有机奶,而是缺少完善的产业链。饲草料、奶牛、设备都需要从国外进口,导致企业生产成本水涨船高。而产业链的完善,需要更多乳企加入有机奶粉阵营,一起做大市场。郑俊怀所想,是通过高质量的产品引爆市场,掀起有机婴幼儿奶粉这股潮流,为中国乳业完善的产业链挑头。

想挑头,首先产品得质量过硬。郑俊怀对红星奶提出了四个“经得起”:经得起市场抽检,经得起新闻媒体的追踪报道,经得起消费者的质疑,经得起行业正当竞争。在厂房设计上,车间设置有参观走廊,从鲜奶入库到奶粉再到包装,细节一览无余。郑俊怀说,红星已经组织了10万余名消费者到厂里参观,“好的产品消费者看得见,随着这部分消费者的增加,市场上提供有机产品的乳企也会越来越多,最终带动乳业产业链的完善。”

当然,时间不等人,郑俊怀也有自己的现实问题。

乳企全产业链搭建完成后,会像齿轮一样不停运转——奶牛要吃草、产奶,鲜奶又必须及时加工保证新鲜,郑俊怀每天在工厂连轴转,已经好多年没有过假期。一次,郑因为一件紧急工作熬夜到凌晨3点,结果连续几天缓不过劲来,事后他说“欲速则不达,像我这个年纪,哪能……”郑俊怀没有说完,笑着摇了摇头。

郑很清楚,国产奶粉重新赢得消费者信任的时候,他的使命就结束了。但红星的使命,才刚刚开始。

在红星的产品展示区,除了启冠、欧贝星等奶粉以及各色酸奶,还摆放着一些奶酪,销售奶酪就是红星下一步的计划。奶酪被称为牛奶中的黄金,在保存营养物质的同时,保质期最长可达3年,品质十分稳定。但目前中国的奶酪工业还处于空白,究其原因,是奶酪的原材料——优质牛奶的生产成本太高。商超中动辄几百元的奶酪产品,很难走进寻常百姓家。而高品质牛奶的生产成本居高不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乳业产业链不完善。

所以,在红星的全产业链打造完成后,郑俊怀马不停蹄地前往荷兰,与奶酪企业达成合作。红星通过自己的渠道帮助其在中国销售产品,对方则提供技术指导,随后红星利用自有牧场和全产业链,扩大产能,降低原料成本,自建奶酪产品线。以后,红星还可以为其他企业提供鲜奶原料。

“既有市场又有原料,产业不就发展起来了吗?产业发展起来,产业链不就完善了吗?到那个时候中国乳业又会是一番蓬勃发展,又是一朝盛世。”

而等到那个时候,郑俊怀也许早已淡出江湖。郑说,“只想在有生之年把奶粉做好”,等红星做大之后,他就退居幕后,把自己在乳业的坎坷沉浮写成一部自传,留给他的后代,教他们怎么做人,怎么做事。

 

作者:王剑冰 来源:商界杂志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广西经济新闻网(www.gxcbt.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电话:18878727244 Email:1093755263@qq.com 桂ICP备06002388号
  • Powered by gxcbt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