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能源署与S&PGlobal的数据显示,纵使去年全球经济受疫情拖累,但去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却同比上升43%。从市占率来看,去年全球电动车销售整个汽车市场占有率从2.5%提升至4.2%。

受益于全球经济回暖,大宗商品市场全面走强。在新能源领域,上游金属锂、钴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从2018年到2020年底,锂价一直在下降。2021年开年以来,锂价已经上涨50%以上。截至26日,上海有色网的碳酸锂(99.5%)均价已涨至80500元/吨;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基准钴价格报51800美元/吨。

对于近期新能源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Solidius投资资讯分析师李冈峰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从需求端来看,绿色复苏是推动新能源产业链向好的重要动能。从供给端来看,锂、钴供给不及预期,是因为商品的周期性较强,供给变化慢于需求。展望后市,未来新能源产业链向好的趋势仍将保持,南美锂产量有望补充缺口,部分电池企业“去钴化问题”也有望得到缓解。

专家:大宗商品供应变化永远慢于需求变化

李冈峰认为,在需求端,以“碳中和” 为主线的绿色复苏是锂、钴等上游金属材料需求增加的重要动能。锂、钴最大的应用在于电池,而电池技术对于新能源车则至关重要。

国际能源署与S&PGlobal的数据显示,尽管去年全球经济受疫情拖累,但去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却同比上升43%。从市占率来看,去年全球电动车销售在整个汽车市场占有率从2.5%提升至4.2%。其中,欧洲是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长最快的地区,去年电动车销售同比增长137%。

其次,李冈峰认为,还要注意拜登上台后“绿色交易”对需求的提振。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市场预期美国从传统能源转去环保能源,也是利好新能源产业链的重要因素。

“推动新能源战略,一方面是因为环保能令国家达到能源不外求的战略目标。另一方面,各国热衷推行新能源产业,是想能将生产线回流国内,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李冈峰称,“不难想像,全球可能在5年后最不缺的就是电池。”

在供给端,虽然从去年3月开始,新能源下游产业需求逐渐回暖,但是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2020年全年全球上游锂产量却同比下跌5%,初步估计为8.2万吨。澳洲作为主要锂矿供给地,去年澳洲的锂产量同比下跌11%。刚果(金)供给全球一半以上的钴金属,但其最大矿产公司嘉能可则关停了旗下最大铜钴矿。在需求面出现巨大推动的情况下,上游原料供给仍出现供应紧张的情况。

李冈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出现上述情况,其原因在于商品的周期性较强。“矿产与一般工厂的生产物不同。如果后者销售量好,工厂就可以马上扩产,但矿产短期产量一般对价格敏感度不高,供应的变化永远较需求慢。”他称。

“做一个比喻来讲,即使某件有色金属商品今天价格提升了10%,但如果让一个原本待产的项目明天马上投产是不可能的。前期投资、基建设施、政府许可证等都是令到矿产相对价格会出现滞后的原因。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资源发现需时长。然后从发现资源开始,至矿山顺利投产,最乐观也要5~6年时间,更多需时10年以上。” 李冈峰说道。

具体到锂矿问题上,李冈峰认为,全球并不缺锂,单是已知的锂资源已超过地球对锂数百年的需求。但是,很多锂矿都是未开发的。现在锂无论是上游产量、还是加工了的碳酸锂或是氢氧化锂都出现了一个暂时性的瓶颈,产量的瓶颈令到市场出现供不应求,所以推高了价格。

对于金属钴的供应短缺问题,国泰君安在近日研报中认为,主要原因还在于疫情。疫情导致刚果(金)矿产供给吃紧,钴盐厂因南非疫情影响物流受困于原料供应,钴的单一供应链风险开始显现。

李冈峰则认为,还需注意一些电池开发商“去钴化”的问题。镍钴锰三元材料电池,比重原本由钴、镍、锰各三分一,厂商正通过增加镍的比重来降低钴的比重。

瑞银:锂、钴将成为新能源产业链最受益原材料

展望后市,李冈峰认为,从需求端来看,全球疫情有望在今年好转,无论产业链还是消费都会有所改善,因此未来数年全球大规模电动车有望上线。

市场调研机构IHS Markit预计,2025年,全球电动车的年销售会升至1220万辆,电动车销量将会以每年超50%的速度增长。福特汽车宣布,到2030年,其乘用车系列将在欧洲实现全电动。通用汽车计划到2035年仅销售零排放车型。

下游需求前景向好,将直接带动上游原材料需求。瑞银认为,如果电动车在2030年普及,锂、钴将成为上游最受益的原材料,其需求量或比现在增加2898%和1928%之多。

从供给端的角度来看,彭博新能源财经预计,今年氢氧化锂和电池级碳酸锂的供应仍将趋紧紧张,价格会随着电池的消耗而上涨。美国雅宝公司是全球最大的锂供应商,该公司近日称,从目前供应情况看,到今年年底,锂需求仍将高于供给。

李冈峰称,未来南美锂产量有望弥补当前锂供给不足的缺口。南美的“锂三角”透过从盐湖抽取锂,虽然所花时间将比澳洲的锂矿山多,但同一时间由于开发盐湖所需前期资金少很多,因此预计短期内整个产业链将会需要依赖南美补上缺口,而澳洲的矿山需要等待锂价明显上涨后,才会出现明显改变。

而对于钴供给问题,李冈峰则称,虽然一些电池厂商在施行“去钴化”战略,但是很多去钴的电池会出现过热甚至自燃的问题,因此去钴化短期内可能难以实现。

除需求和供给端因素外,李冈峰认为,还需关注期货市场的问题。今年6月,锂期货会正式在英国LME上市,届时期货资金可以更方便地去买卖锂合约,锂价必然会变得更为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