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银认为,美债可能是压垮牛市的“最后一根稻草”。

由于市场对美债收益率上升和通胀的担忧加深,美股上周全线回落,纳指重挫近5%,创去年大选以来最差单周表现。衡量市场波动率的恐慌指数(VIX)一度突破30关口,市场对经济复苏的乐观情绪和通胀预期,转化为对货币政策转向的忧虑,美银认为美债可能是压垮牛市的“最后一根稻草”。

通胀远强于预期?

种种迹象表明,今年初美国经济增速有望超预期,进而加快从疫情中完全复苏的步伐。美国商务部2月2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因政府刺激资金发放到位,1月美国家庭收入增长10%,创有史以来第二大涨幅,仅次于去年4月首轮救济法案落地时创下的纪录。这些举措,有效刺激了经济主要推动力——居民消费的企稳回升。

1月美国消费者支出增长2.4%,为去年10月以来首次回到正区间。在去年底前,前任总统特朗普签署9000亿美元刺激计划后,联邦政府已向大多数家庭发放了600美元的现金支票。如今新一轮1.9万亿美元救济法案已经通过众议院表决,并被送往参议院接受审议。

物价上升的压力开始逐步显现,1月份美国消费品和服务成本以近五个月来最快速度上涨,主要原因是汽油价格上涨。过去一年,食品杂货和餐馆消费价格都上涨了近4%,反映出某些食品的短缺和应对疫情的成本上升。近期大宗商品大幅上涨的背景下,美国上月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升至1.7%。

不少机构担心,新刺激计划的推动下,经济复苏强劲回升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将通胀率推高至美联储预计的2%至2.5%的水平之上。凯投宏观美国经济学家安德鲁亨特(Andrew Hunter)表示:“我们仍认为,今年剩余时间的通胀将远强于目前大多数人的预期。”

恐慌情绪上周引发了中长期美债的抛售潮,Richard Bernstein 固定收益主管孔托普罗斯(Michael Contopoulos)表示,当30年期国债收益率超过2%,同时通胀开始回升时,它们就成为经济增长的明确先行指标。

牛津经济研究院高级经济学家施瓦茨(Bob Schwartz)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经济螺旋式增长和通胀预期推高了债券收益率,这引发了人们的担忧,不断更新的经济数据正在强化这种预期。消费支出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美国家庭似乎重新开始火力全开,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人在过去的一年里已经累积了1.8万亿美元的储蓄。施瓦茨乐观预计,今年美国GDP增速有望接近7%。

面对市场波动和担忧,包括鲍威尔在内的所有美联储官员,都在强调实现充分就业和保持2%的年平均通胀率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机构普遍预计,今年春季美国通胀率将突破2%,因为疫情因素去年3月(-0.3%)和4月(-0.7%)的CPI数据脱离了平均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青睐的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1月环比增长0.3%,同比增长1.5%,依然低于美联储设定的目标,显示通胀压力整体依然温和。鲍威尔此前在多个场合强调,美国低通胀环境已经持续多年,短期超调的通胀数据是暂时的。

施瓦茨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尽管通胀无疑将在2021年升温,但在部分经济领域需求缺口挥之不去、通胀预期稳定的情况下,通胀不太可能失控。美联储政策制定者将监测通胀和市场发展,同时重申近期无意加息。他向记者分析道,近期消费复苏主要归功于强大财政支持。事实上,如果不是政府转移支付的话,个人实际收入将有所下降。为了实现可持续的复苏,经济需要证明离开财政投入后的自身动力。

关注美债风险释放

近期中长期美债持续走高,引发美股上周大幅波动。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触及1.6%,今年年初以来已上涨超过50个基点。作为抵押贷款与汽车贷款的基准利率,其迅速上升引起了市场对通胀升温、美联储将不得不缩减QE或提早加息的担忧。

恐慌情绪令周期股上扬带动的板块轮动,演变为全市场的泥沙俱下,资金出逃背后,投资者担心目前美股市场的泡沫将被逐步挤破。科技股成为了“重灾区”,其相对较高的估值水平及融资压力令不少人望而却步,纳指时隔四周再创去年10月以来最大单周跌幅。

Truist咨询首席市场策略师勒纳(Keith Lerner)表示,对股市泡沫的担忧有些过头,进行中的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也不支持这种担忧,他预计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好的一次财报季。勒纳认为,尽管市场上有一些股票脱离了基本面,但尚未看到更广泛的泡沫状况。相反,股市估值偏高的部分原因是低利率、支持性货币和财政政策,以及市场准入成本降低(即佣金和基金费长期下降)造成的。

美债收益率上周五出现了大幅回调,买盘在午后开始入场抄底。回落最为明显的是美债长端,30年期国债下跌近19个基点,略高于2.10%。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逾10个基点,至1.40%。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机构将上周五强劲的债券购买部分归因于近期美国国债抛售超过了经济基本面,同时基金经理需要定期在月底平衡债券基金持仓,因此很难判断美债涨势是否已经结束。

美国银行认为,美债是打破美股牛市的重要威胁。“历史上看,利率、监管、再分配(rates, regulation, redistribution)是终结牛市和泡沫的催化剂,我们将在第二季度面临更高的通胀,虽然美联储可能在3月、4月和6月的会议上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该行首席投资策略师哈内特(Michael Hartnett)在报告中写道,“不利因素是,5%以上的GDP增长、20%以上的利润增长、3%左右的通胀率以及华尔街过度投机的迹象,可能引起监管层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