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是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奥会时,中国向国际社会做出的郑重承诺。如今,冬奥脚步越来越近,冰雪运动五年间走出山海关,南展西扩东进,形成了东南西北遥相呼应、冬夏两季各具特色、冰上雪上全面开花的新格局。

渐高:“地标”初成顶级赛事“常驻”

隆冬时节,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区的各家雪场营业异常火爆。

“小镇周末日平均客流达3000人次以上,酒店平日预定率达到80%以上,周末都是满房,几场自然降雪让旺季提前了。”太舞集团市场中心经理任晓强说。

申冬奥成功前崇礼有4家滑雪场,目前达到7家,共拥有雪道169条、总长162公里。张家口市委常委、崇礼区委书记王彪表示,围绕滑雪产业全区近3万人直接或间接获得就业机会,云顶、太舞、万龙、富龙连续两年入围“中国滑雪场十强”,崇礼成为国内最大高端滑雪集聚区。

现在坐上高铁,北京出发50分钟可抵达崇礼;驶上京礼高速,北京六环出发90分钟可到崇礼;小城接待服务水平不断提高,来这滑雪越来越便捷、舒适。

崇礼区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副局长梁丽芳介绍,在冬奥申办成功的2015-2016雪季,崇礼雪票销售为48万人次,2018-2019雪季,雪票销售突破达107.9万张。

此外,从办赛方面一页白纸到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世界杯等国际大赛“常驻”,作为2022年冬奥会雪上项目举办地之一的崇礼,自身不断打造和磨砺,真正成长为国际冰雪赛事中心。

渐广:雄关难挡冰雪运动“南下”

曾经,冰雪运动不出山海关。如今,通过举办一届冬奥会点燃冰雪运动火炬的作用,冰雪运动正在南展西扩东进。

疫情发生以来,浙江首个按下“重启键”的省级体育赛事活动,便是冰雪运动嘉年华。

目前,浙江全省滑雪(冰)场已经超过20家,每年参与的爱好者超过百万人次,且保持两位数的增长率。2019年,国际雪联城市越野滑雪赛分站赛也落户杭州,这也是该赛事首次在长江以南城市举办。

疫情之后国内举办的首个国际级冰雪赛事——2020年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落户素有“火炉”之称的重庆。2019年3月,重庆共有30名运动员入选国家冰雪项目集训队。

“2018年我们承办了中国冰壶公开赛,2019年办了花滑中国杯。”重庆市体育局副局长张欣说,目前重庆年均举办各类市级赛事、培训、群众活动40余场,包括花滑、冰球等项目的教练员、裁判员培训班,大众滑雪系列赛,冰雪运动进社区等。

在奥运冰雪热带动下,南方不少地区通过修建大型冰雪商业综合体和山地滑雪设施等吸引了很大一部分近程体验冰雪,冰雪热逐渐崛起,浙江、贵州、湖北等地更实现冰雪旅游人数年均10%左右的平稳增长。

渐深:四季无休冰雪改变生活

29岁的王宏家是新疆一家汽摩运动公司的视频剪辑师,每逢雪季周末,开车去乌鲁木齐市郊的丝绸之路滑雪场过“雪瘾”已成他的必修课。从上午滑到傍晚后,王宏家还会在雪场附近吃顿农家饭。

“自驾滑雪已经是很多乌鲁木齐雪友的常态,每到周末还能遇到很多北京、上海等地雪友,飞过来滑两天再回去。”王宏家说。

近几年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各地充分挖掘冰雪资源的旅游休闲潜力,开发了冰雪主题公园、滑雪度假区、冰雪乐园、冰雪小镇和冰雪民俗村等多元化产品,冰雪运动走入越来越多群众生活。

在崇礼,雪场考虑到一些游客不会滑雪、甚至南方游客没见过雪的现实,新增不少娱雪设施,滑雪场成为家庭滑雪度假综合体;在北京,充分利用公园、广场、社区、学校及疏解非首都功能腾退用地,改造旧厂房、仓库、老旧商业设施,开展群众冰上运动;在安徽,高校引入人造冰技术发展冰球运动,冰上运动四季无休。

《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20》显示,我国每年参与冰雪旅游人数不断上涨,61.5%的人有参与冰雪旅游经历,2018-2019冰雪季冰雪旅游人均消费达1734元,是国内旅游人均消费的1.87倍。冰雪旅游已经成为老百姓一种生活方式,冰雪旅游消费成为常态化消费选项。

作为冬季运动发展的新兴国家,2018-2019年冰雪季我国冰雪旅游人数已达2.24亿人次,是我国单个冰雪季冰雪旅游人数首次超过2亿人次。五年前的庄严承诺,如今在中国正在从愿景走向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