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轮岗,期待能真正“沉”下去

8月25日,北京发布新一轮教师轮岗制度,提出新学期北京市将大面积大比例地推进干部教师的交流,凡是距离退休时间超过5年,并且在同一所学校连续工作6年及以上的教师,原则上均应进行交流轮岗。

其实,教师轮岗制度已推行多年。早在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就提出,要实行义务教育县(区)域内教师、校长交流制度;2014年,教育部等部门发布意见更明确要求,力争用3至5年时间实现县(区)域内校长教师交流轮岗的制度化、常态化。十年来,多地都出台过教师轮岗的措施办法。

教师轮岗制度虽然已经推行多年,但是为什么收效甚微,人们对其带来的改变感受不明显呢?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地方政府、教育部门没有真正站在推进教育均衡、促进教育公的高度认识这一政策,缺少激励和评价机制,没有形成制度化、常态化,在实际推行中甚至会受到一些名校的抵制、消极对待,老师对轮岗的积极也不高。

今年以来,北京、上海、深圳、常州等地,都发布了新一轮教师轮岗政策。相比以往,呈现出不少新特点:以前都是小规模试点,如今多地均表示,教师轮岗规模要有所扩大,轮岗人数要大幅增加。如北京提出,将大比例促进干部教师轮岗交流;深圳推行大学区招生和办学管理模式。与此同时,要求更明确、更细化。如上海提出,针对跨学段学区、集团,每年教师交流轮岗人数应不低于符合交流条件教师总数的5%,流动时间不得低于2年。

“双减”要切实见成效,必然需要加快缩小区域内、区域之间办学差距的步伐,这其中,均衡师资力量是关键。因此,可以预见,教师轮岗工作将步入常态化,这也是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给学区房降温、缓解家长教育焦虑的一个根本举措。

不过,要推动教师轮岗制度常态化,还需要一系列的配套改革措施。轮岗的核心在于要调动教师的积极,让老师心甘情愿地流动起来。轮岗将让教师告别“单位人”“学校人”,变成“区域人”“系统人”,这一重大改变会让老师面临不少后顾之忧。只有建立与轮岗常态化相匹配的教师管理评价制度,保障教师的待遇、权益,让教师的利益和相关资源分配在整个教育系统内进行,才能真正盘活教育资源,推进建立优质教育资源共建共享机制。

此外,现实中学校之间的教育水、办学质量不均衡,甚至有着明显差距,一旦教师轮岗,会遇到不少问题:好学校的老师面对薄弱校学生,倘若还按照原来的教学办法,不少学生可能跟不上、吃不透;薄弱校老师又有可能让好学校学生“吃不饱”。校级水差异是影响教师轮岗的关键一点,更遑论跨地区轮岗。因此,在轮岗过程中,有关部门需要充分考虑到老师的感受和其业务成长以及学校的服务质量,还有学生实际获得之间的关系,宜稳妥推行,不能急于冒进。

倘若轮岗校长能在一所薄弱学校里带动一群热爱学、有使命感的骨干师资,轮岗教师能够适应在各种环境下教学,实现新一轮的成长进步,那么不仅能实现薄弱校的“造血”功能,还能培养出更多的骨干师资,促进教育公。不过,教师轮岗是复杂的社会治理问题,不单是教育部门一家的事,因此真正全面实施轮岗的难度仍然不小,如何真正“沉下去”,考验着多方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