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触及一年多来新高,全球金融市场恐慌抛售蔓延。

隔夜,美债收益率飙升令美股市场承压,道指收低1.75%,标普500指数收低2.45%,纳斯达克指数收低3.52%。其中,道指和标普500指数创下1月底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纳指遭遇去年10月底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欧股全线下挫,欧洲斯托克600指数收跌0.36%,英国富时100指数收跌0.11%,法国CAC40指数收跌0.24%,德国DAX指数收跌0.69%。

2月26日,A股三大指数集体低开,沪指开盘跌1.97%,深成指跌2.35%,创业板指跌2.34%。板块方面几乎全线飘绿,顺周期股大幅下挫,有色金属板块领跌两市,白酒股全线下挫。港股大幅低开,恒指跌2.2%,恒生国企指数跌2.72%,恒生科技指数跌4.68%。截至发稿,沪指、恒指跌幅均超1%。

美债收益率为何不断抬升

自1月初升破1.1%关口以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10年期美债收益率便接连攻下1.2%、1.3%、1.4%三个点位。隔夜,10年期美债收益率盘中触及1.614%的一年高位,收盘时自2020年2月以来首次触及1.5%。

对于美债收益率不断抬升,野村证券认为,一旦10年期美债收益率达到1.5%,系统、量化和CTA基金将开始积极做空10年期美债期货,风险资产将面临压力,抛售将立即在股市上演,因为实际利率被视为衡量公司资本成本的指标。

中信证券指出,预计年底前美债10年期收益率还有30-40bp的上行空间,至1.7%左右。若实际利率相对低点上升50bp,可能导致美股跌幅在5%-12%之间。

华泰证券认为,美债收益率上行是市场主题演绎的结果,不应过分夸大其影响,其背后原因不是货币政策收紧,而是通胀预期回升。美债收益率是全球各大类资产的定价锚,理解并展望其走势可从“增长+通胀”、“美联储政策利率+期限溢价”两个角度展开:

第一个角度,上半年疫情受控、财政刺激,增长可能在美债定价中占主导,而在疫情、工资通胀、油价基数效应等作用下,美国通胀可能在二季度创下年内高点并维持较高水平,这都是美债收益率的压制因素。

第二个角度,美联储在多方压力下,短期内继续保持偏宽松立场的可能性较高,市场也基本理解美联储的前瞻指引。而在政策利率年内或难有变化的预判下,风险偏好、美联储扩表速度都支持期限溢价扩张,指向美债收益率可能还有一定上行空间。

如何影响美股和A股走势

兴业证券指出,美债收益率上行对美股估值有冲击,但美股盈利修复有望对冲估值下滑。从结构上来看,高估值股票对利率变化更敏感,这推动了风格切换。美债收益率对股票估值的冲击力度,实际上取决于该股票的估值位置。关注到 MSCI成长股的估值整体高于价值股,看到美债收益率上行阶段,价值股表现往往好于成长股。

中信证券认为,在美国大规模财政货币政策刺激下,随着疫苗普及加快以及相对有效率提升,判断目前美债10年期实际利率的阶段性低点很可能在今年初已经出现。当前美债收益率上行并不意味着美股下行趋势性拐点出现,未来美股股价进一步上涨仍可能通过股息增长率或者盈利增速上修来对冲估值下滑或风险溢价ERP的再次大幅回落来实现,只不过价值股的股息增长率将更受益于经济复苏,其相对投资价值日益凸现。

华泰证券指出,目前美债超长端曲线已较陡,美国地产有望降温,而消费或将成为主导美国经济修复的力量。我国疫情、经济、政策周期领先美国,但海外的追赶效应正在显现,中美利差收窄策略仍可继续,A股更多受到外盘情绪的影响,但估值驱动的重要性正在弱化。